时风配件 跨区机收-时风配件 跨区机收-新闻中心-时风配件,高唐,华风,风顺配件,风菱配件,巨星配件,电动轿配件车,拖拉机配件,玉米收割机配件,时风原厂四配套,曲轴配件,机体配件,箱体配件,半轴套管,半轴配件
全国免费咨询热线:400-0635-828
联系我们
 
手机用户扫一扫保存名片
  首页>>新闻中心

时风配件 跨区机收

发布者:admin     发布时间:2014/5/24 23:10:35  


陕西省农机互助保险协会跨区机收服务行
       

发布日期:2014年5月19日  来源:中国农机化导报  作者:白云鹤



跨区“迁徙”正当时,“铁麦客”们又一次踏着麦子成熟的节奏行进在城市与乡村。多年来,这种迁徙成就了丰收的喜悦,也不可避免地酿成了一些事故的“苦酒”。据农业部统计,去年在国家等级公路以外的农机事故为1733起,而跨区作业期间的事故无疑最为高发。随着农机化的不断发展,传统的农机监理业务不能完全满足农机手对安全保障的诉求,于是“农机互助保险”应运而生,陕西省在推行农机互助保险方面先行一步。
5月4日下午,记者与陕西省农机互助保险协会跨区机收服务队(以下简称“服务队”)在四川省成都市会合。通过几天的跟踪采访,记者看到了一支真诚、专业、有追求的队伍,他们把机手当亲人,以帮助机手解决困难为荣耀,用真诚服务赢得了机手们的集体点赞。
凝心聚力 千家力解一家难
2009年,陕西省农机监理总站为了解决农机安全事故频发、商业保险公司不愿承保、农民交不起保费等问题,逐步探索出了一条“协会搭台、专家指导、政府支持、农民互助、风险共担、自负盈亏、自我管理”的特色互助保险发展之路,既解决了农民之困,也整合了行业资源,在机手患难时及时伸出援手,正如它一直坚称的“集千家之力解一家之难”。
作为协会能够延伸到最基层、最前线——跨区作业服务队,不断吸纳机手们的宝贵意见,还将正能量传递在乡野之间,成为了“三夏”跨区作业季里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据介绍,服务队通过几年磨砺已经逐渐掌握了农机事故的发生规律,继而摸索出了一套高效准确的应对办法,即每年4月底5月初派出服务队,由协会查勘定损部主任王福利指挥,以四川为起点,随着跨区机手的作业地点变化将服务队逐渐分流,各个小分队则根据现场情况立即施救并直接确定赔付金额,金额在2000元以下的现场即赔,确保会员机手在最短时间内获取最大帮助。
记者在服务队了解到,事故处理过程中情况百出,除了有因事故造成损失的正常勘察和赔付外,服务队还要承受来自部分机手的非正常诉求:有的机手因为想省去自家机具零件自然磨损的换件钱,便制造出假的事故现场,向服务队谎称自己的机具被撞要求赔付;有的机手还会在服务队赶到事故现场前,与第三方私下签订协议,这份协议中体现的赔付金额常常是正常赔付标准的几倍……对此服务队不但练就了识破骗局的“火眼金睛”,还总结出了一些解决问题的小妙招,保证让机手心悦诚服。
王福利向记者坦言,他是从赵本山的小品里得到的启发,“人都有弱点,有的人表面上谁也不怕,其实却是专听媳妇话的‘妻管严’,那我们就得找准切入点——跟他媳妇沟通。对那些情绪特别激动的机手,就给他递支烟、一起坐下喝口茶,等冷静了再谈效果就不一样了,有很多机手后来还与我们成为了朋友。”
记者跟队的第一天就发现队员们手中不离文件夹,文件夹中除了事故所需的各种事故资料外,还有一份特殊的表格:《机手情况调查问卷》。队员们说这也是一个与机手拉近距离、增加信任的妙招。表格内容涵盖机手的文化程度、准驾机型、联系电话等基本信息,还包括农业生产情况和农机经营情况,购机日期、年作业天数、维修保养等问题都被设置在问卷中。队员们见缝插针,只要有机会就跑去跟机手了解情况,等表填好了机手们的需求便也清楚明了,来去之间自然也就熟络起来。
渐渐地,陕西的乡亲们甚至叫得出服务队人员的名字,“你是小梁吧,我认识你。”“我记得,你是王福利,福利的福,福利的利。”眼前这温暖的一幕是服务队用时间和真心打磨而成的,其间辛苦不言而喻。
苗壮是个“85后”的年轻小伙,在服务队中却已算老兵,查勘定损、解决纠纷样样都难不倒他。自从2010年进入协会以来,他一直坚守在跨区服务一线。他告诉记者,外出服务比坐办公室辛苦得多,常常早上六点出门,直到凌晨一两点钟才回来,最忙时甚至三天三夜都没有休息:“一天起码处理十几起事故,会员机手出了事故催的急,我们只能尽量压缩自己的休息时间。”虽然辛苦,苗壮却从未想过离开服务队,“我现在还年轻,身体扛得住,能实实在地的为乡亲们解决困难心里就有满足感。”
李知是服务队的新兵,也是唯一的女兵,队员们都戏称她是“女汉子”,对此李知并不排斥:“服务队常常跟机手打交道,我得像个女汉子似的才好跟机手们打成一片,帮他们解决困难呐。”生活中的李知心思细腻,她说之所以能在艰苦的服务队中扎根,是源于对公益事业的认可。
队伍中的李兆基、杜凯都和梁丰林都只有24岁,但不管是在现场娴熟地处理业务,还是在与机手沟通上都显得十分稳重成熟。这段对话发生在晚上十点二十分,他们刚刚处理完当天最后一起事故,记者问:“这样辛苦觉得值不值得?”“当然值得,我们的确辛苦,但是机手们风餐露宿更苦,能帮他们做点事情觉得光荣!”
每年跨区机收的4月至8月,队员们都要忍受夏日酷暑和昼夜奔波,对于队员们的辛苦,王福利看在眼里疼在心里:“从前我在部队后勤部门工作,士兵若身体不适甚至情绪不对都不允许出车,但在服务队里只要机手有困难,队员们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坚持,大家劲儿往一处使,要一起把这份事业做好。”
机手点赞 为农服务至真至诚
跨区机收服务队的主要工作就是勘察事故现场,处理事故纠纷。听起来很简单的工作,做起来却并不容易:每天早上七点,队员们便做好随时向事故现场出发的准备;常常连饭都来不及吃,接到事故报案便火速抵达,生怕机手等得着急,心里太慌;即便是将当天的事故处理完毕,队员们还要整理事故勘察表等资料,确保每一起事故材料都明晰详细;临睡前仔细研究第二天的出行路线图也是队员们的必备功课,为的就是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机手身边。
跨区作业才刚刚开始,农机事故便接踵而至。5月5日早上8点,队员们收拾妥当朝大邑县出发,苗壮向记者介绍:“这名会员机手4月13日发生农机事故报案,是服务队今年接到最早的跨区报案电话。”随后苗壮将“陕西省农机安全互助事故立案登记表”递给了记者,登记表上详细登记着事故编号、报案人住址、事故发生地点、原因概述及接报后处理情况,这起事故是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机手孙爱亚,在驾驶收割机行驶至四川凉山州德昌县麻栗镇时,由于避让行驶中的三轮车操作不慎致使收割机前轮驶进水渠,颠簸撞至路边的铁栅栏,当地人要求赔偿铁栅栏。因为无人员伤亡,机具也基本不影响作业,为了不耽误机手的作业时间,服务队接到报案电话后,告诉会员机手将现场拍照取证并发至协会队员的手机上,然后先自行与当地人交涉对铁栅栏进行赔偿,等待服务队到达后再给机手赔付。
一个多小时后,服务队驱车到达孙爱亚的作业地点。或许是在收割机上提早看到了服务队印有醒目“互助保险”字样的白色车辆,还没等队员下车,孙爱亚便先迎过来招呼着:“乡党来啦”,而队员们也与孙爱亚热络地握了握手,随即了解起了事故情况。经过勘察和孙爱亚提供的与第三方签订的赔偿协议,王福利给出了事故处理办法:“这是个小事故,中间也没有什么纠纷和争议,事故发生时你用手机传来的照片清晰准确,可以证明现场状况,参照协议中你所赔偿的价格,我们将赔付650元。”孙爱亚嫌赔付款有些少,便央求服务队多赔一些。“乡党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可这钱都是咱机手的,我只是管账,我得按照原则办事对不?要是多给了你咋跟咱其他乡党交代嘞,你也要理解我们嘛。”乡党的这个要求,王福利最终也没有满足。队员们说,常常会遇到这样的事情,但只要跟机手说明白,想要得到支持并不难。记者问孙爱亚对事故处理的结果是否满意,他不住地点头:“满意满意,我一个电话他们就到现场给我的损失做赔付,俺觉得自己比上帝还要上帝,而且他们很公正,能一碗水端平,刚才要真给俺多加钱,俺才真不放心呢。”
王福利一边将650元现金赔付给孙爱亚,一边嘱咐他:“一定要注意安全,千万别走神,有什么事马上给我们打电话。”正说着,王福利的电话就响了起来,放下电话便叫队员们赶紧上车:“崇州市集贤镇有联合收割机发生侧翻,咱们得赶快去。”
通过前夜对地图的熟悉和手机导航并用,队员们很快找到了事故发生地——只见有五台收割机停在田间,而另外一台则侧翻在窄桥旁,操作室已经浸在水渠中,机身泄漏的油则被装在散落在地上的塑料桶和洗菜盆里,场面十分狼狈。
机主张建利看到服务队来了急忙迎上说:“乡党来了就好了,快给俺帮帮忙。”虽然同行的有好几个机手,可是桥面过窄,其他人也不敢贸然把收割机拉出来,稍微用力过猛,收割机便会倒向另外一侧,于是都指望着服务队帮忙将机具从桥边给拉起来。队员们和机手一起将钢梯子架在桥两边,紧接着将绳索套在了侧翻在地的收割机,试图用另外一台收割机将它拉出来,随着“咣当”一声闷响,倒在水渠里的机具终于上岸,这下张建利才松了一口气。
记者注意到,借着其他服务队员勘察现场的工夫,李知安慰起了张建利的妻子:“乡党,人没事就是万幸,以后再注意点就好了。”“车子翻到的时候我还在里面坐着,吓得腿都软了,赶紧叫我当家的给你们打电话,你们到了我心才踏实。”张的妻子说。
“左侧边玻璃破碎,左侧分禾器变形,拨禾轮左侧转盘变形……”就在服务队绕着车身定损时,一名穿着环卫工人服装模样的人走过桥来,表示要机手赔偿桥面损失800元,否则便不让农机队离开。张建利虽然有10年驾龄,但遇到今天这样的场面还是第一次,显得紧张无措。服务队与老乡商量了足有15分钟都不能将价格压低,最终王福利的一席话让老乡松了口,对方以600元的价格同意对机手放行:“大家都是农民不容易,咱们之间要互相理解,何况他们也是来帮村里收麦子才把桥压坏。”
解决了桥面赔付的问题,王福利把张建利拉到一旁说起赔付标准:“乡党,你刚才说驾龄都10年了,机具零件的价格和修理费用你都清楚着呢,加上刚才的第三者赔付总共1500元。”张建利低着头盘算了一下欣然同意,趁着张建利数赔付款的空档记者问道:对服务队的处理结果满意吗?张建利回答说:“从我打电话报案到现在也就两个小时,他们不但快速处理事故、现场赔付,还帮我解决了纠纷,满意着呢。”
从和张建利一同出行的几位机手口中得知,因为麦子还没全熟,他们从陕西渭南到达四川的这10天几乎没有收入,因此连饭都减少到一天两顿。在这个时候出事故,无疑是雪上加霜,好在服务队赶来送了及时雨,修车和修桥的钱不用再自掏腰包,快速处理事故也使他们这个机收队伍能够尽早投入作业,减少损失。
服务队临别时,记者又听到那番熟悉的话:“乡党,有事马上给我打电话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处理完这起事故,已是烈日当头,队员们却没有因骄阳而偷懒,草草吃过午饭便直奔下一个事故地点……
日复一日,队员们就这样马不停蹄地兑现对机手坚定的承诺。在记者跟队的三天中,服务队的足迹遍及崇州市、大邑县、新津县、习水县,驾车行进路程超400公里,处理现场农机事故4起、赔付自行解决事故9起。跟队过程中,记者一次次被服务队的言行所打动,尽管事故原因及机损程度千差万别,尽管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还常常连口热饭都吃不上,尽管面临个别机手妄图钻空子多要保费,队员们却在对待每一位机手、处理每一起事故时始终保持着热情和专注,用专业判断和耐心沟通让每一位机手点头称赞。从朝着事故现场赶路到不厌其烦解答机手疑问,从平复家属情绪到客观评判事故责任、解决纠纷,服务队和机手间就是纯粹的、陕西人口中至亲的两个字——“乡党”,乡党来了,心便平安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服务队帮助机收解决与第三方的桥面损失纠纷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填写查勘定损表并现场赔付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告知机手定损情况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服务队与机手亲如一家


版权所有:时风配件 时风配件Copyright(c) 1998-2010 hdpj All right reserved
备案号:鲁ICP备09046272号

网站地图htm | 网站地图xml
申请友情链接 | 订阅本站RSS信息

 
 
销售客服
销售客服1
销售客服2
销售客服3